阅读历史 |

不同玩法(陆景和/夏彦/莫弈/左然)(1 / 2)

加入书签

(写于2021.07.30)

陆景和    足交

小巧的脚掌隔着一层薄薄黑丝袜,踩在衣衫大敞、袒露的精壮胸膛上,脚趾磨揉着茱萸色的乳头,像是小猫的嫩爪挠在人心窝上痒痒的,软趴趴的乳珠被揉得发硬,色泽似乎变得更加深润。脚下那规律起伏的胸膛被打乱了节奏,随着紊乱的呼吸急剧起伏。

脚掌缓缓向下探去,经过一片粗硬的毛发,脚底被蹭得发痒。待寻到那根怒发昂扬的性器,五根饱满圆润的脚趾虚拢住肿胀的龟头揉蹭,。没一会儿脚底便有一阵湿濡感。

从陆景和的视角看过去,被黑丝袜包裹着的脚底沾上透明黏液,从龟头中心圆孔流出的前精,是他兴奋、动情的证明。随着脚背弓起,圆润的脚趾张开扭动,黏稠的湿液垂连分开成丝挂在丝袜上,清晰可见。

男人都是视觉动物,这一幕色情又淫乱,足以挑起男人的情慾。他本就在射精边缘,印在眼里,下身硬得更加发疼。

骨节分明的五指抚过软滑的小腿肉向下,握住另一只脚踝贴在勃发挺直的性器上。阴茎赤红怒张,凸起条条血管交错盘亘贴在脚底隐隐跳动着,坚硬且灼热。他握住两只脚掌裹挟着那根肉茎,借力引领着上下撸动。

陆景和仰头闭眼,发出一声轻喟。接着,不堪入耳的淫言乱语从他嘴里接二连叁吐出,听得耳根子泛红发热。

“嗯……姐姐你夹紧一点……”

“嘶……好爽、要被你夹射了……”

他呼吸逐渐加重,清隽的面庞染上红晕,眼尾也漾出一抹艳红。最后一句近乎咬着牙说完。意识到他要射精,慌忙松开,却偏偏被他眼疾手快地按住。背脊僵直,倏地朝前弓起,身体颤抖着射了精。

精液映衬在黑丝袜上显得更加乳白浓稠,黏糊糊地,沿着脚背蜿蜒而下。靡乱不堪。

夏彦    骑颜

“不怕,来,直接坐下。”

听闻这话,脸羞红得像滴出了血。身体背对着他,两腿在肩部叉开跪坐,一双手不安地撑在他线条分明的腹肌上,缓缓塌腰而下,将白嫩翘挺的屁股凑到他面前。

夏彦平躺在床上,带着沐浴过后的清爽皂香味光裸下身在眼前放大,令他呼吸一滞,失神地盯着闭拢的肉缝。手指颤抖着翻开鼓囊囊的穴,一层层褶皱被翻出,露出里面饱满殷红的媚肉。

灼热的鼻息一下没一下地喷洒在穴口,下腹微微抽动,暖流窜过,濡湿了穴。穴肉泛着淋漓水光,一张一合地呼吸着;被阴户藏住的肉珠也悄悄探出了头,等待有人前来采摘。

夏彦吞了吞口水,头颅仰起,高挺的鼻尖蹭在花缝处,沾上一丝湿意。舌尖探出,先是舔了舔上头的阴蒂,而后用牙齿轻轻磨咬。  抚慰了这颗小花珠之后,舌头拨开两片阴唇,灵活地钻入穴内,戳刺舔弄。舌面上无数细小粗糙的颗粒剐蹭着软肉,激出潺潺汁水,被他尽数咽进口中饮下;手下也没停歇,寻得阴蒂揉捻搓弄,增强快感。

快意铺天盖地袭来,说不出的畅快,大腿被他按着,无处可躲。腰肢一软,直接坐在那张清隽的面孔上,两条腿下意识地夹住脑袋。虽有些无法承受他如此猛烈的进攻,却还是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去迎合。

蜜穴被舔得撑出小小的洞,手指轻而易举地挤进,撑平褶皱,来回抽送,榨取出更多汁液,啪嗒啪嗒止不住地流,顺着花缝溢出打湿了他的下巴。

埋在湿穴的手指勾住某处软嫩肉壁用力戳弄,激得身体一哆嗦,蜜穴连连收缩,却控制不住深处源头,涌出大量潮水,糊湿整张俊脸。

莫弈    浴室

浴室的温度持续升腾,雾气缭绕,潮湿闷热,皙白的皮肤被蒸出淡淡粉红,诱人可口。

一片柔软贴上后颈,紧接着湿热的吻密密麻麻地烙印在颈部,舌尖探出,向上勾勒着耳后的软骨,舌面翻转,将柔嫩的耳垂卷入口中舔吮厮磨。舌头与唾液搅动的声响近距离传进耳膜,色情暧昧,惹得耳根发烫。

莫弈目光下垂,水面平稳不惊,大量玫瑰花瓣漂浮在水面上,遮掩住了胸下一片美好风光。滴挂在锁骨处的水珠不受控制地滴落,蜿蜒而下,缓缓流进两峰交界的沟壑,最后融入水中,留下一长串的水痕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