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钩刀与鱼(三鲜脱骨鱼x女少主) ƒs.(1 / 2)

加入书签

(写于2021.06.21)

身体赤裸着,随着体温逐渐升高,光洁无暇的肌肤被蒸出涔涔香汗,双手被捆绑束缚吊在头顶,纤足拷上锁链吊在两侧,被迫张开,露出光溜溜的阴户。

“哦——毛剃掉了?”

微凉的指抚上小腹,沿着周遭平滑光裸的肌肤悄悄打转,引起震颤。

视线笼罩着一层黑暗,什么都看不见,靠着听觉辨别出来人的声音——可嘴巴也被东西堵住了,话都说不出,只能从喉中溢出呜咽。身体扭动挣扎,牵连着锁链碰撞出清脆金属声响。

“哎呀,我好像自曝了。”他笑嘻嘻地,也不在意自己身份被暴露,“反正偷走空桑少主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,是不是呀,可爱的小助手。”目光落至塞在樱唇上的口球,故作恍然,“瞧瞧我,都忘了,你现在说不了话呢。”

手伸到腰间,抽出随身携带的钩刀,刀身藏在漆黑刀鞘中,遮掩住了它的锋芒锐利。rousеwu.vi℗(rousewu)

刀尖隔着鞘抵在阴缝处上下轻蹭,闭拢的阴唇悄悄被分开,手腕摆动,又顺势插进几分,借着钩刀翻开肥嘟嘟的馒头穴,屈指轻弹,蜜穴收到刺激收缩吐出一泡淫汁,衬得媚肉更加殷红诱人。

阿喻抽出钩刀,刻意放慢动作,看着刀鞘尖端裹上一层湿意,勾扯出透明黏丝。

“好湿了呢。”

情欲被挑起,失去慰借的淫穴瘙痒难耐,莹白的脚趾不安地踡缩着泄露出了情绪。

“想要东西插进去?”

迫切地点头。阿喻垂眼翻转手中的钩刀,握住鞘身,刀柄抵在穴前,撑开阴唇,缓缓插入。紧密镶合。

空旷的水穴一点一点地被充实填满,身子不由地弓起去迎合,将刀柄又吞入了几分。

顶入、抽出,不断重复着动作。咕叽咕叽,是翻搅水液发出的轻微声响。金属制的柄被抽插带出的淫液蹭得发亮。那器物与男人的阴茎长度相当,每次整柄没入都能撞进最深处的宫腔口。

嘴巴呜呜爽快叫着,小屁股跟着他抽插的节奏挺动着摇摆。阿喻眉头一挑,觉得有趣,松开手,贪吃的淫穴自行收缩吸吮着刀柄不放。他将这幕淫乱的模样尽收眼底。

“怎么这么贪吃呢……”

他低喃自语,眼里是藏不住的兴奋,又重新握上刀身对着蜜穴来了几记深顶。方形的柄口把甬道撑到极致,不断蹭刮着内壁层层软肉,扫过每一处敏感点。

快感席卷而来,弄得小腹发酸,腿肉打颤。身体承受不了如此激烈的抽插频率,痉挛着抵达高潮。

刀柄被抽出时穴口还在一抽一抽地翕合,下意识地吮咬着舍不得松嘴。蜜穴被肏得外翻红肿,周围一片泥泞不堪。

视线恢复明亮,  双眼涣散失焦,高潮尚未平息,面颊被热意蒸出淡淡潮红,意识还抛在九霄云外。

口球脱落,在地上翻滚,留下一串串湿痕。樱唇染着潋滟水光,一时无法闭合,粉嫩舌尖半截露在外头喘着气。

阿喻瞇了瞇眼,体贴地拨开粘在汗颊上凌乱的发丝勾在耳后。手指向下,停在那片柔软上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