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吹箫(西凤酒x女少主)(1 / 2)

加入书签

(写于2020.10.15)

久经沙场、骁勇善战的西上卿又双叒叕被下药了。

据焦医师说这次改良的药能够放倒一匹大象。

整个人几乎是挂在男人的身上,抬头对上那双带着怒意的血色凤眸,狡黠一笑。

这一笑,让西凤气不打一处来,近乎是咬牙切齿地怒道:“给、我、下、来!”

没理会他,只是从鼻腔发出几声哼哼以示敷衍。

扒开衣领,露出厚紧结实的胸膛,上面印着与他眉间一模一样的血色凤纹。手指抚上,感受着从胸膛传来的炽热感。而后凑近,在那鲜红的一点上烙下一吻。似觉不够,又顺着凤纹的纹路一一往下吻。

吻下的瞬间,西凤呼吸一窒,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了起来。

知道他现在因为被下了药无法动弹,就更加敢随意造次。弯下身子挪动着屁股往后,面部直接跟男人的胯下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似是察觉到要做什么,他脸色倏地一红,顿时没了底气,连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:“你、你要作甚!?”

像是要验证他的想法,撩开衣袍扯下亵裤,动作一气呵成。没了衣物的遮掩,男人下身丑陋的性器在眼前曝光,尚未苏醒的器官软趴趴地垂在胯间。

见状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秦人普遍生得高大,西凤也不例外。更别说是那处了,尤其是还未勃起时的尺寸也是惊为天人。以往插入时已感受到它的庞然,现在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西凤将那声吞咽听在耳里,他又羞又怒,但却无能为力。更气的是,下半身那不争气的东西,在被人注视下已有抬头的迹象。

小手握住那根性器轻轻上下撸动,感受它在掌心内慢慢变大变硬。略带粗糙的表皮把掌心摩擦得微微发疼。

低头,将口中的唾液浇淋在红肿的龟头上,手掌涂抹了些许充当润滑剂。另一只空闲的手也握了上去,两手交替套弄着。

快感遍布全身。西凤咬着后槽牙,喉结上下滚动着,克制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
完全勃起的阴茎两只手都握不住全部,柱身分布的血管清晰可见,粗壮得可怖,如同它的主人一般。

觉得差不多了,这才抬眼望向他,一脸无辜又正经地说道:“阿兄不是要检查小妹的吹萧技术是否有长进?小妹这就吹给阿兄看。”

话音落下,也不等他有任何反应,两手捧着性器在柱身周围亲吻舔舐,最后张嘴整个含住。

嘴巴小得可怜,偏偏它长得异于常人粗长,尽管含住也只吃下叁分之一。

吮吸着同时舌头在龟头顶端的马眼周遭扫荡着,而后舌尖坏心眼地往小孔处鉆。

性器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着的瞬间,酥麻感从尾椎向上,窜进大脑,啪的一声炸开,炸成一片空白。轻吟从唇齿间溢出,西凤猛然低头,正巧对上那双湿漉漉的眼眸。

平时看惯的笑靥,此时两颊微微下凹,卖力的吞吐着他的性器,发出啧啧吮吸声,眉眼间流露出的是浪骚淫荡。

手指死死掐着虎口,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显示着主人的隐忍。胸膛剧烈起伏,血色的凤眸暗得深沉。

吸了好一阵子,双颊有些发酸,而那巨物仍旧生机勃勃地耸立着,完全没有要射的迹象。正想松嘴喘口气时,头皮忽然一疼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一股蛮力往下压,嘴里含着的阴茎直接深喉到底。

“——唔!”反胃感袭来,激得眼角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。

“呵。”头顶上传来西凤的一声冷笑,紧接着是他的嘲讽:“怎么,刚才不是还挺行的,现在只有这点能耐而已?”

之前在秦国对他下药,他靠着意志力抵抗;这次,也不例外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