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你可不能喜欢上别人,为父不允许(1 / 2)

加入书签

禁宫 作者:初来乍到

你可不能喜欢上别人,为父不允许

“九郎最近很忙?”燕淮被燕瑛扶起来喂药,漫不经心的开口。

燕瑛吹着药,“父亲多日教导,儿子已经学会了很多,朝堂上的事也已经得心应手,反对的声音已经逐渐减弱,不算忙。”

燕淮听了,却问道,“既然如此,便多来陪陪为父,这个月可只来了这一回。”

燕瑛动作一顿,垂眸不语。

之前是还不熟悉,自然是跑得勤快,如今他已经差不多掌握了,还跑来干嘛?要不是赵宥突然提起,他都不想来这一趟。

他一边想着一边给人喂药,不知自己全然被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。

燕淮的眼里闪过一抹凶狠的狰狞,但他隐藏得很好,乖乖的喝下

是什么吸引了燕瑛的注意力?真是出去了一段时间就忘了规矩,在他面前也敢走神,怕是早就忘了从前的教训。

现在的燕瑛确实与往日不同,燕淮的目光贪婪而隐晦的打量面前的猎物。

他已及冠的年纪,褪了少年人的体型,又因遗传自母亲的美貌,精致漂亮,并不女气,剑眉星目,一双桃花眼,多情似无情,鼻梁高挺,唇形漂亮略薄,身穿开领圆领袍,领口上有牡丹暗纹,低调又不引人注目,头戴平式幞头帽,气质清冷,透着一股生机勃发的少年感。

宽肩窄腰,长身玉立,翩翩君子,气质如松竹,矜持中不失文雅和傲骨。

谁能想到这样人会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,敌人的恶鬼,手握长枪刀剑,在尸山血海里,被血色污染,开出最盛放的姿态,杀出一个通往权力的通天大道。

他从未想过燕瑛是可以与他并肩之人。大约是燕瑛从未表现过真正的自己,他在燕淮的眼里一直都是个被娇生惯养,如脆弱的瓷器一般,是需要保护的存在。

转眼间搅弄风云,成为凶猛的野兽,在父亲的面前露出他强大的獠牙和利爪。

“太子殿下,赵侍卫求见。”

燕瑛表情一喜,放下药碗起身,敷衍的说了一句告辞,步伐匆忙的离开。

燕淮眼神危险的盯着他离去,表情若有所思。

赵?

丞相府三郎。

燕淮不知为何想起这个人,在他记忆中,赵家三郎一直都是个不起眼的小废物,纨绔子弟。

与九郎来往密切,小时候怕他带坏了九郎,燕淮曾经不喜他们来往,后来见没什么关注过这个人。

那么多年,他二人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

赵宥一时想不到会如此问,有些无错。

nb

燕瑛不喜,“你来找我,就是为了打听这个?”

“陛下好点了吗?”

赵宥松了一口气,“如此甚好,我回去也算有个交代,好让父亲放下心来。”

赵宥心里一惊,“没有!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只是因为你父亲?还是你觉得我会对自己的父皇做什么,”

,看不出什么,难不成从前这两个人都在暗中往来?

赵宥有些不自在,自从上次一别后,他对燕瑛的态度不像从前那般自然,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朝堂空置许久,家父很担心陛下,托我来问问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