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逆骨死灰复燃 osi(1 / 2)

加入书签

禁宫 作者:初来乍到

逆骨死灰复燃 ⓟo

粗暴的痛苦过后,是销魂蚀骨的欢愉。

久经情场年长者,本就经验丰富,他若肯花心思取悦另一个人,轻而易举。

燕瑛因为疼痛而无法勃起的器官逐渐有了抬头的架势,他在颠乱之中隐忍了许久,想与欲望做一场博弈的煎熬对抗,可人本就为欲望而生,如何违背本能?

燕瑛平日里不敢有什么反抗,在离开宫的这些天他曾经失去的东西又开始一点点的拼回来,让他强烈的,无法接受这样的交媾。

皇帝怎会看不出他骨子里的逆骨死灰复燃,他放出去这些天也是在试探燕瑛。

他果然没有真正的屈服,之前的逆来顺受都是他为了离开而做的假象。

好得很。

逆骨重生,那就再折断一回又何妨?

就像那翱翔于空的猛禽,不听话就打到听话位置,却又不会让它失去利爪尖啄。

它依然能猎杀任何猎物,却服从于驯养它的主人。

燕瑛就是这需要重新训养的鹰。

燕瑛漂亮的背脊呈现出一种美好的弧度,腰窝凹陷,他以一种情色的姿势跪趴在床上,唯有臀部高高升起,淫穴正一吞一吐的吸附那将他击溃的野兽。

无法逃开的屈辱感焚烧着内心,

汗水打湿床褥,燕瑛散下的墨发湿漉漉的贴在耳翼,他隐忍的模样,又纯又欲。

在欲望和理智,在矜持和放荡之间徘徊。

稚嫩的少年泛红着面颊艳色无双,尤其是那双多情眼,又纯又让人看了恨不得溺死在其中。

明月皎洁,清辉万里。

周遭的宫人退到了远处,静谧的庭院里,清风吹拂而过,繁茂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,夏日蝉鸣声声入耳,花香浓郁醉人。

在这如诗如画的庭院里,却开了一扇窗,窗杦边缘趴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少年郎,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臂弯处,下身暴露着两条长腿,腿根湿答答的布满汗水和淫液,“嘀嗒”着落在地面,隐为一体。

“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哈……”燕瑛突然被抱到床窗边,全身的毛发扎起来了,他身体不安分的扭动挣扎,想直起腰杆分离,却被撞得一次次前后耸动,站都站不住洁白的脚趾无措的卷缩着地面,亮晶晶的液体滴滴答答落下,有的甚至从穴口顺着纤细大腿根部一直滑落在脚踝。

腰肢和臀肉乱晃也摆脱不了相连在一起的部位,以至于这不情愿的一幕变了意味。

变成了勾引和放纵的堕落。

淫词浪语放再无遮掩,从口中溢出,矜持不再。

他只能回应燕淮想要的放荡情态,光是在窗口这里做就让燕瑛颜面无存。

再反抗下去,他不知道燕淮还能干出什么事来。

“哈……父……”他下意识的将另一个咽下去,燕淮听出他的停顿,手一用力,燕瑛发出痛苦的呻吟,伸手去扳开他圈住自己腰身的手,“求……求您,放开。”

欲望被如此拿捏,在倾临泄出的那一刻强行打断,苦不堪言。

“你还小,不能射太多次,对身体不好。”君王说得冠冕堂皇,扮演者慈父角色,却做着不该做的事情。

燕淮亲昵的吻了吻燕瑛遍布斑驳痕迹的后颈,那里被咬得完全不能看,都是一圈圈的牙印,甚至因为他越挣扎,咬得更狠,从而留下了发青发紫的伤口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