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都不会忘记燕淮在他面前撕裂慈父面具的狰狞(1 / 2)

加入书签

禁宫 作者:初来乍到

都不会忘记燕淮在他面前撕裂慈父面具的狰狞

燕瑛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畏惧起来。

燕淮不动声色的将他神色变幻收尽眼底,却不打算好生安抚。

哪怕他的小儿子在他面前学会了隐忍,却依然有逆骨向存。

经历了那么多手段的磋磨,燕瑛还敢在他面前装模作样——试图用装睡来逃避他的探望,足以表明他的小儿子还没有完完整整的顺服他。

他的身心,依然保留着自己的仅存的骄傲。

这样的性子若是放出宫去,还不知道要野成什么样……

心里不痛快,连带着表情也有些令人生畏。

暗地里观他脸色的燕瑛咳嗽了几声,说道,“父皇,咳咳……父皇肯来探望儿子,不胜感激,只是儿子病了几日不见好转,担心传给父皇,若是父皇身体有了什么差池,儿子心中难安,不如父皇先离开,待儿子病好了,亲自拜见父皇,给您请安。”

说完这番话,就激烈的咳嗽起来,倒不是作伪。

喉咙里一阵肿痛,生了刺一般,吞咽东西都困难,说话都很沙哑,方才那番话还是尽力说出,只希望快快把这人送走。

燕淮见他咳得厉害,心里那股子不快就消散,只剩下一片心软。

宫人及有眼色的奉上润喉的雪梨汤,混合了药材的味道。

燕淮将燕瑛揽抱在怀里,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,见他止住咳嗽,才端着雪梨汤准备喂他。

燕瑛咳得脸都红了,头更昏昏沉沉的,可见是病得厉害。

“喝点汤润喉,你会好受一些。”

“不劳烦父皇,儿子自己来……”他正要自己端着喝,君王却刻意避开他的手,明摆着要亲自喂他。

燕瑛只得由着他亲手喂。

一口一口,难得乖巧的模样,让燕淮很是享受这个姑且算得上是温馨的过程。

直到一碗雪梨汤喝完,燕淮才满意的将碗放下,摸了摸燕瑛的脑袋,亲昵的低头,用唇舌将燕瑛嘴角从雪梨汁舔去。

燕瑛没想到他敢当众做这样的事来,惊出一身冷汗,连忙挣扎。

燕淮及时远离,摸了摸燕瑛有些发烫的脸,“慌什么,他们早就出去了,只有为父。”

燕瑛这才惊魂未定的冷静下来,方才迷迷糊糊的,都不知道寝殿的宫人都出去了。

见他安安分分的呆在自己的怀里,方才那点不快才压下去,燕淮瞧着他脖颈处有发丝缠绕在衣领里,下意识的为他拿出来,燕瑛却脸色一变,抬手打掉君王的手,一脸防备的盯着他。

这里是他的寝宫,这个人想干什么?!他若在这里做些什么,叫他如何直视这住了几年的居所。

从他进门到现在,小儿子都是提防着他的状态,这让燕淮如何能忍?

“为父什么都没做,你怕什么!”他有些恼怒小儿子这副不信任他的模样。

他又不是禽兽,真能对生病中的九子下手。

燕瑛见他变了脸色,方才知道是自己沉不住气,想错了,为了防止皇帝秋后算账,他连忙想要说些什么缓和气氛,一开口就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。

见他这个样子,那股子恼怒只得强行压下去,以后有得是机会教训,何必急于一时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