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分卷(46)(1 / 2)

加入书签

叶扬抽了张纸巾把那个东西三两下擦干净了,盘子叉子都喀地一声搁在桌子上,单膝下跪的动作自己都没觉出急促。

俞星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跪下去,又听见不远处女生的惊呼声,周围人纷纷站起来起哄,喊着嫁给他,嫁给他。

钢琴声很高亢地转了个音,歌词终于唱到高潮: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,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

而他只看向他眼底。

身后人群又爆发出尖叫,似乎女生答应了求婚,两人忘情拥吻在一起,那束玫瑰被遗忘在地上。

叶扬离他很近,左手举起的戒指在昏暗灯光下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
他轻声叫他闪闪,说是我在向你求婚。

作者有话要说:今天8.17 是很浪漫的一天呀。

歌是《真相是真》,很好听,可以配合食用,但不要去歌曲评论区ky噢

第58章 正文完结

俞星半张着嘴,半晌才回过神来,表情复杂地看着叶扬手里的戒指。

浪漫是挺浪漫的,就是这戒指虽然叶扬刚擦过了,但毕竟是刚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东西。

要不回家洗一下再戴吧?他说。

背景音太吵闹,他自己都没听清自己说了什么,只看见叶扬张了张嘴,应该是在问啊?

我说!俞星凑近他耳边,回家洗一下再戴吧!

叶扬听完也在他耳边喊:那你先答应我!

答应什么!俞星接着喊,证都领了!

叶扬听清后愣了一下,随后露出个很放松的笑容,顺手撑着他的大腿站了起来。

俞星被他摁得自己差点跪地上去,等他起来刚要骂,却被人揽进了怀里。

快,趁没人看咱俩。叶扬低头啄了一下他的嘴唇,亲一个亲一个。

后来俞星问另一个戒指呢,叶扬才从自己那份提拉米苏里扒拉了半天,抠出一个尺寸稍微大一点的同款戒指,要俞星帮自己戴上。

俞星接过来却没给他戴,非要回家消一下毒再戴。

戴上之后他拍了张两人交握在一起的两只左手,发完朋友圈就把戒指撸了下去。

干嘛!叶扬立马急了。

干活去呗干嘛俞星从铁盒子里翻出一条某个小孩儿送的项链,把上面的挂坠拆下来,戒指挂了上去。

我一个甜点师能天天戴着戒指吗?干活就得摘下来放一边,还不如挂脖子上。俞星是这么说的。

哦。叶扬这才放心了,又说,那我

你不行,你天天跟患者接触,得戴着个象征已婚身份的东西。俞星振振有词,别再遇到那种拔个智齿就要跟你约会的人了

叶扬忍着笑点点头:对,下次不能跟他约。

说着他掐着俞星下巴让他张嘴:我看看有没有病变。

说着升职能多偷偷懒,其实副主任医师根本不是那么好当的。就像学校里的老师升职当了教导主任,就多了很多教学之外的繁杂工作。

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,虽说有加班费吧,但对他们来说

真正的报仇应该是充足的休息,而不是钱。

俞星那边就更忙了,下半年受年轻人喜欢的节日越来越多,放了暑假学生们的需求量也多了起来。一连两三个月,这对新婚燕尔的恋人都没有约会的机会。

不过叶扬比起他来时间还算规律,偶尔也能当五天的工作狂,留下两天休息时间。

比如过块七夕的时候,叶扬加班到八点多,回家兴冲冲地跟他说:七夕出去过节吧?看看那家店今天有没有人求婚?

俞星当时在厨房,一边小心翼翼地给新做的情人节巧克力画上花纹,一边在烤箱噪音下问:说什么?忙着呢!

就连叶扬七月份过生日,俞星都硬是提前一天给他过的,说你今年生日正好赶上周六,比起生日我还是更喜欢钱。

于是叶扬就在二十七岁的第一天独守空房俞星熬着夜研究新甜品,卡着十二点争分夺秒上来亲了他一口。

等到圣诞节叶扬都没报什么希望了,自己好容易按点下班一次,随口问他想不想出去放松一下。

俞星又在厨房,看他进门还招了招手:让你买的食用色素买了没?今天要做圣诞主题的饼干

年前那一周,叶扬实在忍受不了了,跟他说:过年陪我,这回你还不答应我就去阳阳那屋睡。

俞星让他逗笑了,白他一眼说:我是什么奴隶主吗?我想赚钱孩子们还得放年假呢吧。

看叶扬不说话,他又接着说:之前不是说度蜜月吗?你年假几天,咱们找个地方去玩。

叶扬一挑眉,说你居然舍得放那么多天?

哪么多天?俞星脸色一变,超过三十天可不行啊!一个月不开店我用不用吃饭了

叶扬笑了:想什么呢,我最多能请到两个礼拜假。

俞星想了想:是不是该去看看你爸妈?我们去你老家旅游吧。

你想去吗?叶扬有点儿意外,那我查查攻略。

你神经病?俞星笑着骂他,你自己家还要查攻略?我还指着你带我玩儿呢。

不是,主要是我也没在那旅游过

。叶扬翻了翻手机,小时候光知道学习了,上大学就来这边,根本没在老家那边玩过。

总之他们决定先回趟家见见父母,顺便看看江笙有没有什么旅游攻略。

飞机晚上起飞,他们一早上又去了趟墓园。

上次来是清明节,那会儿叶扬还支支吾吾叫不出口一声妈,现在叫得比俞星都顺口。

妈我这花给你放着了啊,你看喜不喜欢给我托个梦,俞星天天嚷嚷着要我送他花,我就不,我先送你。叶扬蹲下去打扫着墓碑,嘴里念念叨叨。

俞星冷着脸碰碰他:你连名带姓叫我?

叶扬啧了一声,凑近他还半捂着嘴,好像妈妈真能听见似的:这不是长辈面前嘛我得矜持点儿。

俞星依然不爱对着墓碑说话,这次也不例外。

照片上那个眉眼温柔的女人多少年都没变过,来看她的人却一年一年长大。

俞振擎入狱了,就算没入可能也根本没来看过她。

这个世界上,记得她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