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分卷(24)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?俞星问。

有呀,有的是呢。林芮的视线在案板上扫了一圈,给俞星指了两个无关紧要的活儿,又说,哎呀,小星你就是能干,哪像小竹

嗯?俞星擦了擦溅到脸上的水珠,小竹又惹事儿啦。

她哪有那个胆儿。林芮的语气变成了普通中年母亲,对女儿的嫌弃溢于言表,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厨房研究她那个什么龙的料理,弄得到处都是,还卖了两个烧钱的机器,唉真败家

俞星心下了然,心说这可不能不帮着说几句话。

他往厨房外面看了一眼,申小竹正在客厅翘着二郎腿玩手机。采静也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了,探着头看申小竹打游戏,急了还上手指挥两下,被申小竹一胳膊肘怼开。

还是不看了,俞星默默地回过头,再看他可能也会顺着林芮骂她。

那个,俞星清了清嗓子,小竹也是为了我们店里生意,她帮了我很大的忙。

是吗?林芮很是惊讶,就那个什么龙的菜?我看着也不好吃啊。

那是一种甜品,现在年轻人爱看这个。俞星说,做起来很复杂,小竹肯定也很费心。

哦。林芮点点头,也往外看了一眼,不知申小竹还有没有跷二郎腿,那还算有点儿出息,我还以为她净瞎玩儿呢。

刚才在饭店俞星根本没吃几口,现在馋虫又被勾了出来,菜还没上齐就早早坐下了。

哎!谁让你偷吃的?申小竹不知从哪儿窜出来,眼疾手快地打掉他的筷子。

我饿了。俞星想要直接上手,又被按了回去。

申小竹冷酷无情:就你饿?第一次来啊?

俞星悻悻缩回手,小声说我刚才还给你说好话呢,就这么

对我。

很奇怪,他们一家人好像什么也没做,只是随便跟他聊了些再正常不过的天儿,就让他几乎忘记了今天早些时候经历过的不痛快。

小竹,俞星想着想着自己感动了,谢

不过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林芮小跑着端出来最后一盘菜,嘴里还呼呼吹着气:烫烫烫!

好了吗!申小竹突然跳了一下,爸!爸爸爸快来饭好了快来!

俞星被她过大的动作吓了一跳,不知道她又在闹什么妖。

快讲快讲吧,你说星儿来了就讲的。申小竹手脚麻利地给五个人摆好碗筷,端正地坐在桌前,静儿你也快来!坐好坐好,听我爸讲。

什么啊?俞星让她弄得有点好奇。

她爸今天早上说有个好消息宣布,但非得要等你来了再说。林芮把申小竹按回椅子上,结果你还提前来了,这丫头甭提多高兴了。

俞星刚要说话,就听申景平咳咳两声,这是要说话了。

经过年前这段时间啊,我的调查,申景平声音很沉,差点儿就能当播音主持了,当然也有我的队友的功劳啊,我已经

哎呀你快说重点!申小竹急得拿筷子敲碗,被林芮一个眼神警告回去。

你让我说完啊!我们已经,申景平停顿了一下,观察到四双闪着期待光芒的眼睛后才说,基本确定了毒贩窝点的位置。

俞星一愣,随即最先反应过来:真的啊?

当然了。申景平得到了期待的的反馈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,你要相信警察,我们

那我们是不是就能搬回去了?!俞星兴奋地问。

对啊,我就是想说这事儿。申景平被抢了台词也不恼,还笑眯眯的,想家了吧?别看采静那孩子不声不响的,我都能看出来他想家。

那确实是不声不响,他想有声响也难。

俞星跟申小竹对上眼神,同时笑了起来。

春晚对于申小竹他们家就是个背景音。谁感兴趣了就听一耳朵,不感兴趣就放那放着,声音不高不低,很是舒服。

年除夕他们这儿没下雪,俞星把小竹家的年夜饭拍给叶扬看,收到了一张拍得很没水平的雪景。

叶扬:好看吗?冻掉两根手指头换的。

俞星笑出声来,申小竹闻声凑过来看他:啧啧啧异地恋起来了。

什么啊俞星把她推开,也不敢给叶扬发语音了,打了个哦回过去。

叶扬:真敷衍。

俞星赶走了申小竹,迫不及待地把刚刚得知的好消息告诉叶扬。

叶扬马上打了个语音给他,听起来也跟他一样兴奋:你是不是能搬回不苦啦?

是啊。俞星没想到他跟自己想的一样,过两天就可以收拾收拾搬家,采静也能回去了。

太好了。叶扬的声音里听得出喜悦,我又能去诊所偷懒了。

俞星让他好好工作,别成天想着怎么偷懒。

叶扬说:你还不想我呀?距离咱俩打视频都过了过了五个小时了!对我来说如同五年一样长!

俞星刚想损他,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儿想他。

不提还好,一提起来他竟觉得这种思念不是刚刚出现,而是一直埋在心里什么地方,被人软磨硬泡着,从山谷里缓缓升起。

怎么不说话?叶扬在那边问,你在干什么?

俞星忽然想看看他。

你方便吗?

叶扬二话不说挂了语音,不到两秒就发了视频申请。

俞星忍不住笑,接起来之后笑还收不回去。

怎么了?叶扬担心地问他。

没有。俞星深吸了一口气,就是忽然,很想你。

俞星后来还是没有跟叶扬讲那天的不愉快。

俞振擎对叶扬的不满来得非常匪夷所思。

他的公司在三年前濒临破产,那时已经是俞星跟叶扬分手的一年后了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俞振擎一直坚持说公司走下坡路的导火索就是你那个废物男朋友。

俞星当时觉得很奇怪,说要真是一个废物都能把你们公司搞垮,问题到底在谁?

当然他完全不相信叶扬是个废物的说法,这么说也只是为了跟俞振擎对着干。

熬过除夕夜这年就没那么难过了,申

小竹跟着家里走亲访友,俞星火速开始准备搬家事宜。

采静说什么也要跟他一起回去,有时候小哑巴更难说服,他不乐意打手语,你就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。

俞星转念一想,反正正愁怎么跟俞阳道歉呢,要是采静在,可能会顺利一点。

于是到初四的时候他把俞阳接过来,小孩儿果然不记仇,有人陪着玩就忘了怨气。

何况俞阳也是真懂事儿,知道哥哥在家里并不受欢迎,还反过来安慰他两句。

有阳阳呢,哥哥,有阳阳在呢。他是这么说的,你不喜欢我妈妈的话,可以把我当成妈妈!

俞星让他气笑了,轻轻弹他脑门,说:瞎说什么,我是你哥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