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分卷(18)(1 / 2)

加入书签

叶扬苦笑着摇摇头,大概是最近太累,出现幻觉了。

中小学陆陆续续放了寒假,俞阳还挺急,对自己的牙上心得很,催了俞星好几次带他去医院。

自上一次不欢而散后俞星没有再跟叶扬联系,虽说也从申小竹那儿知道她爸出院的一系列事儿,了解叶扬工作忙,但终究是带了点儿埋怨,不想主动联系。

不过说是不欢而散,可能也只有俞星自己这么觉得。

听俞阳说妈妈已经去复查过了,是牙什么粥。俞星猜是牙周炎,不严重。

自己的事怎么拖都行,孩子的牙不能不看。

俞星本来只想随便挂个专家号,不找叶扬,没想到挂号的时候俞阳一个大嗓门:要找叶医生哦!

那天挂号的医生看小孩可爱,态度也好:上去排队吧,叶医生有空的话就会叫号。

正常挂号就没有插队待遇了,当天在班的主治医师有两位,俞星盯着候诊区的大屏幕,滚动的号码一个接一个,心里不知在期待些什么。

俞星一直记得叶扬的诊室在哪,他盯着那扇门半天,终于从里面盯出来了一个人。

不是叶扬,是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地中海。

大概是上一位患者。俞星蠢蠢欲动,确信下一个就该叫到俞阳了。

很奇怪,候诊区空座位多的是,地中海一屁股坐在了俞阳旁边。

小孩害怕地往哥哥那边靠了靠,俞星安抚地摸了摸弟弟的头,随时准备着叫号。

又过了两三分钟,旁边的地中海已经唾沫横飞地打了几个电话,粗鄙言语中尽是抱怨五院这不好那不好,不帮他好好看病只会互相推脱云云。

俞星坐立难安,最后终于忍不住拉着俞阳站起来的时候,终于听到了机械女声的叫号。

俞星想也没想,甚至没听到底是进几号诊室,连门都没敲就推门走进来上次来过的那间。

电脑后面能看得见坐着一个白大褂,双手捂

着脸,很疲惫的样子。

听到有人进来他才放下了手,眼睛里的红血丝清晰可见,眼镜也没戴就机械般地开口问:您好,什么症状?

俞星莫名觉得心疼,先前那些别扭本来就堵在喉咙口,现在更是一字半句也说不出来。

还好有俞阳这个活宝:叔叔!你不认识我啦?

大概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叶扬一愣,随后摸到眼镜戴上了:阳阳?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,排到别人那儿去怎么办?

别人又不是不能治

俞阳很大声地说:不会的,我跟小姐姐说了要叶医生!

挂号没有这么排的,俞星轻轻拦了他一下,让小点声儿。

叶扬看了他一眼,很随意地笑了一下,看不出情绪:上次的片子带了吗?

俞星递给他,克制着自己想要摸摸他黑眼圈的冲动。

慢性牙髓炎,我的建议是做根管治疗。叶扬把片子举起来看,说到这儿往下移了移看着俞阳,根管会很疼哦,阳阳能忍得住吗?

能!俞阳嗓门又亮了起来,我一点也不怕疼!

俞星又拦了他一次:说了小点声。然后多问了一句:叶医生,我能问问这个牙髓炎的成因吗?

叶扬把片子又举回了眼前,说:很多原因,没有外伤的话就是清理不及时,龋齿引发的乳牙细菌感染。

俞阳一听就知道要挨骂了,缩着脖子看着哥哥。

俞星瞥他一眼,心说回家再算账。

最近有没有疼得吃不下饭的情况?叶扬问。

俞阳支支吾吾,看看哥哥又看看叔叔,不敢说话。

俞星笑话他刚才气势哪去了,让说实话。

有一点,但只有一边。俞阳指指左脸,我都只敢用右边嚼。

叶扬点点头:能吃得下就不算严重。按理说是该预约的,但稍等一下吧,别人做我不放心。

俞星看着他,觉得这几天零交流造成的厚障壁被面前这人一点点软化,他那可笑的防御溃不成军,就差变身小猫贴着人舔手指了。

那边说着什么局麻全麻,他不知道自己答了什么,隐约看见俞阳躺在

了小床上,心里乱的很。

刚才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小猫这个词。

当年追求叶扬的时候胡乱研究过很多资料,其中就有这一条:变成猫,变成老虎,变成被雨淋湿的狗狗。

他是下了好大一通决心要照做的,只不过刚实施了第一步就被反客为主了。

准确来说,是正要从猫变成老虎,还在小猫炸毛的阶段。

只是刚刚掉了几滴眼泪,就被叶扬搂在怀里亲了嘴唇。

那时他迷迷糊糊,根本不敢相信发展得这么快。

而现在他看着叶扬认真的侧脸,是不是自己再勇敢一点,再多迈一步,就能再次得到他了呢?

小孩儿嘴上说着不怕疼,其实做了局麻之后还是疼得直哭,结束了之后还擦不干净眼泪。

叶扬帮他抽了几张纸,摸摸他圆溜溜的脑袋安抚:一会儿就好了,阳阳最勇敢了,对不对?

俞阳还是一抽一抽的,还逞强呢:最勇敢,我我没在哭。

叶扬笑了,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:哥哥最近好吗?

话问出口才察觉到自己私心之重,这么多天没联系,难受的不止俞星一人。

还好小孩疼得不在乎那么多,还真思考起来:哥哥哥哥最近好像胃口不好,总是吃零食,不吃饭。

叶扬皱眉,问:吃什么零食?

俞阳歪头想了一会儿:薯片吧,哥哥爱吃薯片。

等到俞星从外面交了费回来,俞阳已经完全不哭了。

俞星不禁惊讶,上一次就发现叶扬很会哄孩子,还为这事儿误会人家结婚。

他搓了搓手里的缴费单,鬼使神差地问:晚上一起吃饭吗?

叶扬正跟俞阳不知说些什么好玩的事,把小孩儿逗得咯咯笑,听到这话抬了一下头:好啊,不加班就去。

吃什么呀!我也想去!俞阳来了兴趣,很快就被俞星打断。

不行,你得吃流食。牙不疼了?俞星见不得小孩撒娇,毫不犹豫地把担子甩给更擅长哄小孩的人,不信你问叶医生。

俞阳立马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叶扬。

听哥哥的话。叶扬笑眯眯地说着最残忍的话,

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吃流食,二十四小时后可以尝试稍微剪坚硬的食物。

俞星无视小孩噘得老高的嘴唇,火上浇油:刚才你妈妈给我打电话,催你回去呢。

又催!又催催催!俞阳一咧嘴碰到了刚才的伤口,更委屈了,我不想回家呀

听话,阳阳。俞星蹲下来抱着他,回家好好睡一觉,牙就不疼了,嗯?

俞阳噘着嘴不看他。

下次哥哥还带你来,你自己找叶医生,好不好?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