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分卷(9)(1 / 2)

加入书签

说话时俞星拆下了他的纱布,伤口已经结了痂,好像连缠一层纱布都没必要了。

你看叶扬语塞了。

俞星瞅他一眼,弯了弯嘴角给他上药。

嘴贫归嘴贫,真要不上药了他还不放心。

你看药还能换两次呢,不用了是不是有点儿浪费?叶扬终于编好了措辞。

俞星只是低着头笑,笑得肩膀都在抖也不说话。

别笑了,快给我画画!叶扬拿了几支新买的荧光笔,往俞星腿上一扔。

纱布不能不换,所以叶扬每次换完药都要俞星重新给他画幅画。

要求还挺多,又要五颜六色,又要变着花样,俞星每次画完都要骂骂咧咧好一会儿。

不过这次大概是心情好,俞星画完画也没有抱怨,哼着歌收拾着用过的纱布。

他俩图方便没上二楼,就在一楼的小卫生间里换药。

一墙之隔就是吵闹的餐厅,能听到两个小孩在地上跑来跑去,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儿童暗语。

哎,你过来听。叶扬把耳朵贴在墙上,招呼俞星过来。

我不去。俞星手上还占着,看了他一眼,你怎么跟个偷窥狂似的。

叶扬立马站直了:怎么说话呢?我这是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好。

俞星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面冲着,一边看着叶扬笑。

叶扬比四年前开朗多了,以前哪怕是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这么开过玩笑。

叩,叩叩。

门外传来敲门声,叶扬喊了句有人,敲门声还没停,有节奏地叩了好几声。

叶扬刚想开门看看,俞星突然拦住他:是静儿。

俞星把卫生间的门开了一条缝,头探出去说了几句话。

叶扬没听清他说什么,只看见采静的表情从疑惑变成震惊,然后冲俞星竖了竖拇指。

你跟他说什么了?叶扬问。

说咱俩在里面,让他去二楼的卫生间。俞星说。

叶扬蒙了:什么意思?

俞星笑了笑:听不懂算了。

说完这句他就甩着手出去了,留叶扬一个人愣了半天才想起来傻笑。

叶扬在卫生间里又待了一会儿才出去。

俞星正好在旁边点单,是一家四口,听声音应该是之前那两个满地跑的小孩儿。

俞星跟哄俞阳似的哄他俩:妹妹喜欢吃芒果班戟吗?好,哥哥要一个草莓大福?嗯

俞星看见叶扬出来,就把菜单随手扔给旁边的兼职学生,过去跟叶扬说:怎么这么久?手还疼?

早不疼了。我看都快好了。

那太好了,我终于不用天天绞尽脑汁画儿童画了。俞星戳戳他的手背,说。

唉。叶扬举起右手看了看手背,今天俞星画的是河里抢食的两条小鱼,我还有点儿舍不得,这待遇就没有了啊?

俞星看了他一会儿,忽然低声问:你也会舍不得吗?

叶扬一愣,心里顿时打起鼓来:会啊,怎么不会。

俞星弯了弯嘴角,这次不是笑:你后悔吗?

不后悔。叶扬抬头看他,不过我后不后悔有意义吗?

先提出分开的人明明是俞星自己。

我俞星愣了一下,静默了半天才小声道,我后悔了。

叶扬定定地看着他,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现在提出和好,俞星一定会答应。

但他不能。

他们之间的矛盾远远不止后不后悔这一件事,甚至也跟分手前的冷战和不理解无关。

他希望俞星能亲口解释,两年

前的那通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他不敢问,也不想问。他知道那一定是一件对俞星来说影响非常大的事情。

这件事必须由俞星亲口提起。

最后是一段电话铃声打破了僵局,两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你电话响了。叶扬把手机扔给他,转身要走。

俞星心情郁闷,也没看一眼就接起来:你好哪位?

手机开了免提,叶扬隔着一米远都能听见电话里传出来的噪音,好像过年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的八卦。

小俞啊,你店里没出什么事吧?

俞星没听出来是谁,拿下来看了一眼,结果却皱起了眉:云姨?

云姨是他以前的邻居,自从他买下不苦这幢房子之后就搬走了。

哎哎,是我。那个被称作云姨的人应了两声,然后突然放低了声音,小俞啊,最近绿荫路你听说了没啊?

绿荫路就是夹着五院诊所和不苦甜品店的这条路。

叶扬听见俞星说:听说了。怎么?

他有点意外,他可没听说绿荫路最近出了什么事要是非要找事,那可能就是一个多月之前那场车祸了。

可是跟那场车祸有关的事情他只能想起俞星。

站在他身旁递给他一板止疼片的俞星。

四年没见而突然出现的俞星。

车祸?哦我知道四年没见而突然出现的俞星突然说。

叶扬回过神来,想要集中精力听俞星打电话。

但俞星注意到他还在旁边的时候居然犹豫了一下,然后开门出去了。

他听到的最后一句是稍等一下,我出去跟你说。

合着他才是外人呗?

俞星没穿外套就出了门,被迎面扑来的雪花冻得打了个喷嚏。

然后马上听到了话筒那边云姨担心的声音:小俞你怎么啦,是不是感冒啦?我早跟你说

我没感冒。俞星赶紧打断她,云姨,我真一点儿事也没有,我不知道你说的车祸是怎么回事,但这都两年过去了,你还不放心我啊?

你这孩子,我哪是不放心你,我是不放心绿荫路那个那个

那个恶鬼?俞星说完又打了个喷嚏,我真的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