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分卷(5)(1 / 2)

加入书签

可是为什么还要特地打电话过来呢?叶扬没想明白,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。

但是这事儿跟今天俞星的反常一结合,他又有了新的、不太好的猜测。
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叶扬在大厅的咨询处问了一下雷煜的班,却没得到准确的答复。

雷煜是他大学同学,产科的一把手,今天应该是不出诊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签到。

咨询处的姑娘跟他挺熟,就多说了两句:你要去找雷医生可小心点儿,听说最近有个家属在妇产科闹呢。

叶扬一愣,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医闹在他们五院是很正常的事。家属总觉得自己千里迢迢来到省内最有名的大医院,花了大价钱找了好医生,要是再治不好病就不行了,得闹了,不闹医院不给治了。

叶扬叹了口气,边往员工电梯走边低头翻着手机,想给雷煜发个消息问一下。

还没等从通讯录里找出雷煜,他突然感觉后脑勺被人撞了一下。

伴随着一阵钝痛的还有身后人一连串的道歉: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走路没看路

叶扬皱了皱眉,今天怎么什么都不顺。

有个眼熟的小护士跟他前后脚进了电梯,很腼腆地冲他笑了一下说:叶医生去几楼呀?

门在他俩身后关上了,电梯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。叶扬不自在地摸了一下鼻子:十二楼。

十二楼?小护士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那不是妇产科吗?

是,我去找人。叶扬说。

不知道这事儿戳到小护士哪根八卦神经了,电梯停了好几次她的嘴都没停,吵得叶扬心烦,甚至还有点慌。

好像老天爷也不想让他独自来问这事儿,就算要问也不该是今天。

今天处处都不合适。

到十二楼的时候电梯已经快超载了,叶扬鼻尖盯着电梯门中间的缝,只想一开门就冲出去。

滴滴

叶扬刚迈出去一只脚,忽然感觉有一道白光在眼前闪了一下。

他心里一沉。

来不及做别的反应,他伸出右手抓住了那道刺眼的光,左手绕过去按着来人拿刀的胳膊一拧一按,卸了那条胳膊,然后从对方手里抽走了刀。

叶扬一边掐着这人的脖子把他推出了电梯几米远,一边朝后喊着:先叫保安来!找人报警!

刀柄贴在右手手心里的时候他还没感觉到疼,直到小护士慌慌张张追出来惊呼了一声:

叶医生!你流血了!

第6章

保安来得很快,像是见多了这种见血的场面,二话没说就把那人拧着关进了小黑屋。

叶扬扣着人的时候一直没松劲儿,连右手里握着的刀柄都被流出来的血沾湿了。

他在护士站简单包扎了一下,就要去找雷煜。

小护士还有点儿不放心:叶医生你这手

叶扬摆了摆左手:没事儿,我有数,你忙你的去吧。

手机在兜里震了两下,叶扬单手不方便拿,就没管,直接敲门进了雷煜的办公室。

屋里不像是有人的样子,一地的碎纸,桌子有点歪,整个屋子里泛着一股发霉的气味。

叶扬叫了两声才看见屏风后面坐着个人,那人冲他招了招手:这儿。

雷哥?叶扬走过去看了一眼,差点没认出来,你这是怎么了?

雷煜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,胡子茬都长到下巴上了,眼睛里也带着红血丝,看见他用纱布包着的手却突然皱起了眉:

手怎么了?

刚才碰见个来闹的家属,可能是冲你来的。叶扬没多说,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血的医学生了,没必要卖惨渲染气氛,这样也方便他们互相打掩护。

雷煜沉默了两秒:我问你手怎么了。

没多大事,就划了一下。受伤就更不可能多说了,都是alpha,流点血不算什么。

划了一下?雷煜在他手腕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,叶扬立马倒吸了一口气,这叫划了一下?

我真没感觉疼。叶扬把手抽出来,先说说你,你这是怎么回事?

去急诊,边走边说。雷煜在地上撑了一下站起来,坐了一早上腿酸的不行。

那个拿刀的家属就是冲着雷煜来的,上礼拜他老婆和没出生的孩子都死在产房里,连着来闹了好几天。

这事儿要论起责任来应该算是患者送来的不及时,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,基本已经是可以送太平间的程度,家属求着才给安排了手术。

饶是雷煜也没把人救回来,没到两小时就没了生命体征。

雷煜把事儿交代清楚就闭嘴了,也没解释自己办公室怎么乱成那样。

扬也没问,情商再低这点儿礼貌也是懂的。

来找我?有事儿?雷煜问。

啊,有点儿。叶扬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适当地隐瞒一些,我有个朋友被人临时标记了,但是

雷煜打断了他的话:你标记谁了?

叶扬被揭穿,顿时很没面子,心说不用这么直接吧兄弟:不是,是我朋友被别人标记了。

雷煜看了他一眼:行,你接着说。

他被临时标记之后反应有点奇怪,也没别的,就是犯困,捂着脖子就睡着了是不是不太正常,你有遇到过这种案例吗?

电梯到了一层,他俩避着人群往急诊走。

雷煜没有立刻回答,反而端详了他一会儿说:你连捂着脖子睡着这种细节都看见了?

叶扬紧张得头皮发麻,还想接着编:不是的,他

就在这时急诊到了,两人的谈话被迫终止。

叶扬嘴里嘀咕着肯定没什么大事儿,一边抽着气把纱布拆了让护士检查。

叶医生啊?这手怎么弄的?叶扬白大褂都没脱,急诊的护士一眼就认出来他,哎哟伤口挺深啊,不疼?

叶扬看了一眼雷煜,小声跟护士说:都疼麻了。

你这没消毒吧,谁给你包的这么不负责?护士皱了皱眉,这伤口再深点儿都伤着骨头了!

叶扬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,还以为只是流血,说了句我自己包的,又问严重到什么程度。

至少一个月甭想做手术了。护士还顾得上开玩笑,这要是工伤还行,不是工伤可亏大发了,牙医不能用手这不是要命吗。

还真是工伤。雷煜插了句嘴,接下去的话被叶扬一个眼神制止。

手机又响了两声,叶扬叫雷煜帮他拿出来看一下。

没显示,就说微信收到一条消息。雷煜把手机页面给他看。

一条消息怎么可能响好几声叶扬伸手划拉了几下,却没看到微信上有小红点。

你确定是微信?他问雷煜,我好像没收

什么?雷煜问。

↑返回顶部↑ 章节报错(免登录)

书页/目录